LOGO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公司新闻>>永康工匠>>坚守钉秤五十余年 制造“中华第一秤”   朱子岩:一头是坚守,一头是传承
坚守钉秤五十余年 制造“中华第一秤”   朱子岩:一头是坚守,一头是传承(人气:)?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-11-16
字号:?T|T

? ? ?

? ?近日,朱子岩钉秤工匠创作室在五金城二期开业。这座创作室的主人叫朱子岩,是一位钉了50多年秤的老工匠。

  走进朱子岩钉秤工匠创作室,最惹人注目的是两杆长达3.48米,自重30多公斤的巨秤。其中一杆在2015年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评为“最大的秤”,荣获“中华第一秤”的称号。曾有上海商人出价288万想买下这杆大秤,被朱子岩拒绝了。“坚持钉秤,是为了将传统技艺发扬光大,让更多人关注秤文化,是我作为秤匠的使命和职责。”朱子岩说。

  坚持钉秤五十余年?改进传统木杆秤工艺

  “五金工匠走四方,祖祖辈辈不离康。”工匠朱子岩的前半生,正是永康五金史的缩影。朱子岩祖上三代钉秤,他从14岁起跟随父亲挑行当走南闯北,风餐露宿,靠着一手钉秤的手艺,一锤一镐敲出了温饱。

  做秤,是件费时费心的纯手工技术活。朱子岩说,一杆秤的制作,要经过刨秤杆、打磨、组装秤钮、校秤、钉秤星、上色等数十道工序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随着案秤、电子秤的兴起,传统木杆秤逐渐被市场淘汰。眼见做秤的手艺人越来越少,朱子岩心里十分难受。“木杆秤比电子秤麻烦,用的人少,是事实。”他说,“但是除了称量的用途外,木杆秤还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象征。它凝聚了一代代五金工匠的智慧和心血,不应当在我们这代人手中落没。”

  抱着这样的理想,朱子岩另辟蹊径,改进秤的材料、工艺。他用珍贵的小叶紫檀替代木头,制作秤杆,铝丝、铜丝的秤星,也被他换成了熠熠生辉的金丝、银丝。朴素的木杆秤,经过他手,铸造成了精巧的工艺品

  朱子岩端起一杆精致的小秤,为记者分析道:“我们常说,中国人是龙的传人,龙在古代是祥瑞的化身。你看这秤有龙头龙尾,总共铸造了十三条龙。秤星是纯铜葫芦,上面雕有‘称心如意’四个字。”?此外,朱子岩还会在秤杆上设计八仙过海、龙凤呈祥、聚宝盆等祥瑞图案,赋予秤传统的美学价值和文化底蕴。

  2015年,朱子岩耗费了6个月时间,闭门造“秤”,打造了一杆3.48米长,称重1000公斤的木杆秤,荣获“中华第一秤”大世界吉尼斯之最的荣誉,引起了人们对秤文化的关注,这让朱子岩分外自豪。

  从爱好到责任?他坚守木杆秤的传承

  如今的朱子岩,集金华市非遗传承人、首届十大“永康匠人”、“八婺工匠”等诸多荣誉于一身,但他心里依然有一块沉甸甸的石头不曾落下,那就是木杆秤的传承。

  前段时间,朱子岩应邀参加了市劳动局举办的“百工比武”大赛,与他一道参加比赛的仅有不到20名工匠,而且全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这幅光景令他唏嘘不已。

  朱子岩乐于教人,只要是愿意学钉秤的,他都无私传授。他曾有过徒弟数十人,部分改行,部分年事已高,现在坚持下来的,竟是一个也没有了。“年轻人都说这门手艺没有出路,没耐心学。”朱子岩苦笑着说,“但我一定要将它传承下去,不然对不起这门手艺。”

  50多年与秤为伴,钉秤对于朱子岩,早已从营生变成了事业,现在俨然成为了一种责任。让朱子岩感到欣慰的是,二儿子朱海浪近几年回到故乡,接过了父亲手中的薪火。?“钉秤作为濒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蕴含着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。”朱海浪说,“现在日子变好了,我们应该反过来挖掘历史文化,用现代的方式传承非遗,扩大影响力。”

  钉秤这门工艺约有2300年历史。作为永康五金重要组成部分,它贯穿在永康人的生活中。据了解,永康钉秤技艺发源于清代永康古山镇金江龙村、墁塘村一带。永康一直以来都有“立夏称人”的传说风俗,据说这天孩子大人称了体重,就不怕夏季炎热,不会消瘦,健健康康。

  在儒家思想为主流的古代社会,秤不仅是度量的工具,其中蕴含着中华民族传承美德的内涵——诚实无欺,诚信待人。

  朱子岩说,做秤的工匠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德行,做公平秤,不做亏心秤。在这“斤斤计较”之间,秤匠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;在反复的敲敲打打之间,秤磨炼着秤匠的工匠精神。精工细作,毫厘必究,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坚守。年复一年,青丝变白发,不变的是那份信念,在秤杆子上,也在人心上。


关键字:

口号

永康·质量让生活更美好

留言板